當前位置:新筆下文學 > 開掛 > 【036】系花院花一齊出馬

【036】系花院花一齊出馬

  師大本部后門有一條小吃街,街上男男女女的學生絡繹不絕。

  街口五個男生扎堆,不停的東張西望。

  “老四,你丟不丟人,抖什么?”

  瞪著手在抖腳也在抖的站長,二胖一臉地鄙視。

  站長是理論無敵,實踐為零,一想到馬上要見到蘇婕和水蜜兒,就激動得不行。

  被二胖這么吐槽,站長不樂意了:“你好意思說我?別以為把手插在褲兜里就能裝滄桑了,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早就可恥地硬了,褲兜里的手正按著小丁丁!”

  這話一出,二胖一張臉變成了豬肝sè。

  “瞧瞧你們這熊樣兒,慫不慫啊?”動感同時鄙視兩人,格外滄桑道:“看看哥,多么的淡定,多么的瀟灑,你們真是圖樣圖森破。”

  二胖白了動感一眼,馬上進行還擊:“老三,你也好不了多少,臨走前你嚷嚷著說拉肚子,要上個廁所……呸,老子敢打賭,你趁著我們走了以后對著手機小電影擼了一管,要不你怎么可能這么淡定?”

  “你,你這是污蔑,這是誹謗!”動感臉sè微變,sè厲內荏。

  甄浪額頭冒出了巨大的冷汗,往旁邊挪動了一步,真不好意思說自己認識這三個賤人。

  大炮也跟著挪了一步,跟甄浪勾肩搭背,一臉的寂寞如雪:“哎,看來就咱倆才是心如止水的真男人。”

  甄浪:“你來我們寢室之前,剛跟妹子滾過床單吧?”

  大炮馬上就不寂寞如雪了:“這都被你看出來了,你怎么發現的?”

  甄浪:“你身上的女人香水味兒很重,離我遠點,別搭著我肩膀。”

  “我去,你名偵探柯南吧?”大炮對甄浪刮目相看,當場坦白了:“有特長的男人就是受歡迎啊,有個寂寞的學姐主動約我,我能不跟她曰一炮嗎?”

  說著,他還百無聊賴的描述了過程:“還真別說,那學姐妝挺濃的,香水是多噴了點。嘿嘿,這樣的學姐相當熱情澎湃啊,按著我在3食堂后面的小樹林里就狂啃狂摸……我趕著回來跟你們攪基,都沒來得及換衣服……喂,快看,女神來了。”

  不止是大炮,所有人都看向了漸漸走近街口的兩個倩影。

  蘇婕和水蜜兒無論走在校園里哪個地方,都會吸引無數的目光。

  她們早就習以為常了,很平靜地朝著五個牲口走來。

  對面的五個牲口里面,起碼有四個都不能平靜了。

  他們敢打賭,蘇婕和水蜜兒出來之前都精心打扮過。

  這讓牲口們受寵若驚,站長抖的更厲害了,滿腦子想象著將來如何對他的孩子吹牛逼:“當年你爸上大學的時候,院花和系花不但請老子吃燒烤,還故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你想想你老爸魅力有多大……”

  那個穿著小吊帶和牛仔短裙的短發妹子走過來,眾人都感到一股熱辣撲面而來。

  簡單的裝束,卻讓短發妹子看起來相當不簡單,火辣辣的感覺在人們心頭揮之不去。

  她就是蘇婕,簡約而不簡單的傳媒學院院花。

  有人研究過,蘇婕很少穿裙子,大學四年她穿裙子的次數加起來都不超過五次。而今晚她居然破天荒的穿了條短裙,頓時讓牲口們受寵若驚,覺得幸福像花兒一樣。

  如果說蘇婕是火辣,那么她身邊的女孩無疑是嬌媚。

  和很多牲口心目中的純情秀麗的小女生不同,水蜜兒有一張嬌艷的臉蛋,天生就有尤物的氣質。她那仿佛有春水蕩漾的眼波里,自然而然的透著一種媚惑,仿佛古裝劇里的女妖精一樣讓人心猿意馬。

  那條款式特別,齊肩的袖口微微帶點蕾絲花邊的黑sè長裙,將她的身材襯托得曲線曼妙。有人曾經說,再過十年,水蜜兒一定是江湖上最令人驚艷的熟`婦。這話很有道理,她的身體給人一種嫵媚至極的感覺,有種和諧圣光下不能描寫的魅力,讓人恨不得撲過去做出犯罪的舉動。

  在師大地榜中,水蜜兒排名第二。

  據說她和第一名舒芙雅的差距,只有區區幾票。

  這意味著,她是師大男生最想一夜情的女生之一。

  曾經有人這樣評價水蜜兒:若即若離,曖昧無比。

  這個評價比較準確,也比較殘酷。

  水蜜兒被譽為師大穿衣風格最百變的小妖精,這個身高1米65的妹子時而著裝文藝清新,時而優雅知性,時而清麗脫俗,時而性感撩人,時而青春活潑……這樣的百變風格,更讓男人琢磨不透她的心思,總覺得這個女人難以駕馭。

  男生們承受不住她的若即若離,所以沒幾個男人有自信征服這樣的女人。他們心底YY出來的最大的愿望,也不過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水蜜兒被人下了藥,像小說里的女主角那樣撲過來呻吟道:我要我要我還要……

  和緋聞纏身的地榜花魁舒芙雅相比,水蜜兒沒有太多的花邊新聞。大學里追她的男生數不勝數,四年里她卻只談過一次短暫的戀愛。這讓一部分男生對她抱有希望,內心深處還是渴望跟她真愛一次,因此男生們最想純愛和最想結婚的天榜中,水蜜兒排名第五。

  當這個天榜第五、地榜第二的新聞系系花迎面走來,不止二胖把手插在了褲兜里,站長也突然雙手插兜裝憂郁,心驚肉跳的動感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這是我的室友水蜜兒,大家應該都認識吧?”蘇婕一出現就hold全場,隨后指了指甄浪:“這位是……”

  本來她是想對水蜜兒介紹甄浪的,結果突然卡殼了。

  大姐頭這才想起來,自己從來沒問過甄浪的名字。

  這是蘇婕的一貫作風,她記得很多人的游戲ID,卻記不得別人的名字。

  比如蠹魚,跟她做了四年隊友,她也經常想不起蠹魚的本名。

  “甄浪。”水蜜兒開口了,那仿佛一江春水向東流的柔媚聲音,讓牲口們都快醉了。她饒有興致的凝視著甄浪,露出了笑容:“我知道你,你是我們學院的勵志哥。”

  “原來你就是勵志哥?”蘇婕表情突然變得有點怪異,她古里古怪的瞥了瞥閨蜜,又奇奇怪怪的看了甄浪一眼,整出一句江湖中人的臺詞:“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啊。”

  甄浪一頭霧水:“這話什么意思?”

  蘇婕是和水蜜兒手拉手走過來的,感應到閨蜜的指尖在她的手心戳了一下,蘇婕馬上打著哈哈:“都是我不好,我臉盲,我有錯。其實我早聽說過勵志哥的名字,壓根兒沒想到那個人就是你。”

  甄浪旁邊的四匹牲口都傻眼了,想不到浪爺的名頭居然早就傳到了系花和院花耳朵里。他們對甄浪充滿了羨慕嫉妒恨,恨不得靈魂附體,附身到甄浪的身體內,然后操控甄浪的身體和兩個妹子搞出一段故事。

  水蜜兒還在饒有興致的注視著甄浪,提出了饒有興致的問題:“勵志哥,學校論壇上說你追到了心目中的班花,就得到了全世界,怎么不帶你女朋友一起出來呢?”

  甄浪臉sè當場就垮下去了,這姑娘到底是猴子派來的救兵,還是鬼子派來的奸細?

  幾個牲口本來被水蜜兒那笑容迷得神魂顛倒,一聽這番話,頓時菊花一緊,全都清醒過來了。其實水蜜兒提出那種問題也沒什么大不了的,還帶著一點恭維之意。但是勵志哥前天才跟追了七年的姑娘分道揚鑣,使得水蜜兒那番話怎么聽怎么刺耳,簡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蘇婕一看氣氛不太對勁,馬上岔開問題:“高手,去哪吃?”

  甄浪沒好氣道:“不是你請嗎?”

  此話一出,他的四個同伴齊刷刷的后退了一步。

  瞧那架勢,四人好像生怕蘇婕馬上施展撩yīn腿似的。

  高人果然還是這么傲嬌!

  蘇婕愈發堅信自己遇到了有性格的高人,都沒有發脾氣,反而腆著臉賠不是:“好吧,我又錯了,大家都別站著發呆了,去七里香。”

  劍拔弩張的氣氛暫時緩和下來,二女五男走進了小吃街。

  街上燒烤店就有七八間,有直接在街頭擺個地攤的,還租了小店鋪的,還有店鋪很大裝修酷炫的。七里香就是整條街裝修最酷炫的燒烤店,這家店有兩層,一樓跟大排檔沒什么區別,二樓有幾個小包間。

  一路上甄浪以外的牲口們都無法平靜,尤其是站長,他徹底的凌亂了,滿腦子全都是如何對他八字還沒一撇的孩子吹牛逼:“想當年,你爸上大學的時候,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院花和系花不但請你老爸吃燒烤,還去了學校后街最牛逼的七里香……”

  ·

  

看網友對 【036】系花院花一齊出馬 的精彩評論

女校橄榄球APP 阅读资讯怎么赚钱 靠谱网上赚钱的工作 北京赛车系统苹果手机版下载 兽道人四肖中特 股票涨跌免费预测 极速飞艇开奖直播网站 吉林11选50 879组选的关系 代理林文护眼笔赚钱吗 中国体育网 甘肃快三- 山西11选5遗漏数据 qq分分彩计划免费版 快乐12辽宁的基本走势 2019最正规棋牌游戏有哪些 这期福彩开奖什么号码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