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筆下文學 > 養鬼為禍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義女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義女

這古本殘頁里面的內容,正是教人如何召喚出凈世青萍劍的,我深吸一口氣,如果華岳沒有死,或許我救了她一家,這書卡她可能也會毫不猶豫的給了我。

然而,華岳之死讓她改變了這主意,我可以救她們一次,但卻救不了她們兩次,乃至三次。畢竟別人的能力是別人的,只有自己強了,才是真的強。

華珂資質不錯,加上仇人可不止是給嚴婆婆敲死的那位背黑鍋的,好些人都有參與圍攻,所以她還想著回來逐個報仇,首要的條件,當然是擁有書卡,以及這本書!

擁有得太多,反而會影響一個人的判斷。這并不能說唐巧兒貪婪,而是沒有考慮到福緣氣運這方面的承受力,這棋差一招,導致了滿盤皆輸。

“嗯,等你能夠看懂了,也就長大了,興許真的可能找到爸爸了。”坐在疾行鬼上面,我拍了拍華珂的后背,然后接過了她給我的書,開始覽閱了起來。這里面的內容對我已經不算復雜了,但對于一個孩子而言,顯然還是很復雜的東西,她母親唐巧兒給她許諾的事,本來就不可能實現。可等她真的看明白的時候,應該也會理解她父親去了哪里。

“真噠?那太好了!爸爸一定不會騙唐珂的!”華珂期待的破涕為笑,這話對她而言無疑是種鼓勵,所以也趴在我的大腿上,不斷的去瞅這鬼畫符一樣的書籍。

這些書卡,其實真名應該叫做‘凈世青蓮葉’,并未是焦明說的什么碎片,它也沒有那么容易就碎掉,至少我盡全力去扭動時,并沒有彎折或者碎裂,可見質地還是不錯的,只是大家覺得‘包裝’太過簡陋,寶物太過珍貴而顯得嬌氣了點而已。

況且別說內里的凈世青蓮葉,外層的書卡包裝,其實就水火不侵,并不是紙質做的,至于召喚凈世青萍劍那部分,雖然復雜,但也不是多難學的東西,畢竟這些古本殘頁,也不過來自于靈寶譜被撕去的部分,是被華岳的祖先撿來后裝訂成冊罷了,等我將它們沾了回來時,發現已能和靈寶譜對于凈世青萍劍的前后注釋遙相呼應了。

如此一來,我就具備了召喚凈世青萍劍的手段。而經過我對于注釋的理解,這凈世青萍劍的攻擊方式并非像是一般寶劍那樣,負責對敵攻擊防御,而是類似一種終極法劍存在的寶物,既一般不做攻擊。但發動時,便有驚天動地之威。

一個是點,一個是面,好比泰阿劍和當時在魔煉之地時遭遇的小誅仙陣的區別,但即便這樣的。也相當的驚人了,對于我這種只能對抗一個點的修士,有了這凈世青萍劍,幾乎可以算是從地上一步登天了!

凈世,就是清凈世界。這東西恐怕一片葉子就能比得上當時宛州駱善陽一戰里,對方召喚的應龍一樣,有毀滅天地的威力,只是不知道它引動的力量條件到底需要多大。

我嘗試著去使用它,結果憑借我的十倍道統法力。居然勉勉強強讓書卡呈現出碧綠的顏sè,這確實讓我一陣的唏噓,可想而知,那仙路門大掌門到底有多厲害了,居然能夠召喚出凈世青萍劍。簡直非人非仙一樣的神之力量!

一陣的測試后,我確定沒有十重仙的力量無法啟動它,也就只能放棄了繼續下去,轉而開始教授孩子識文斷字,雖然沒有帶過孩子,但看過下界的人如何教育后,多少也有了些心得不是?

“對,這就是一到十的寫法,華珂快給爸爸寫一遍吧。”我用筆寫了一到十的古文后,開始讓華珂去以瓢畫葫。

結果讓我意料不到的是,和孩子一副呆呆的樣子,看我以為她不懂,還想再教一遍,她立即以很快的速度,寫下了一段的古文。

我一瞬間啞口無言,原來這里的孩子,三歲已經能文了!看來華岳夫婦對于孩子的教育還是非常上心的,那我也就不糾結了,回頭把她帶到中州,就可以找個老師親自教授她就是,不過學文是其次,教她如何在九州生存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開始檢查她身體的資質,以及她是否擁有一些什么先天的道統,或者后天學來的東西。畢竟現在看她的情況,已經相當于下界入道的水平了!

天生入道,雖然對于九州來說算不得什么,但對下界而言,這絕對是不可思議的存在,可見她繼承了父母的優良天賦,不過,這些能量并不代表她能夠使用,只是天生帶來而已,不過即便如此。也可以讓她以后學習道統,跨過一些難關,直達坦途。

對于孩子的道統選擇,我還是相當糾結的,首先殺道不能學,這個會有副作用,鬼道又yīn森森的,這孩子一看就對鬼天生恐懼,并且沒有具備如同我弟子黃香菱那樣該有的yīn森森氣息。

而yīn陽家……沒有半點鬼道的天賦,yīn陽家就算了,我下界的弟子少梓倒是個好的yīn陽家傳人。

“孩子,如果讓你學法術和技藝,你想要學什么?”我無奈之下,只能求助孩子,然而孩子畢竟是孩子。一副茫然的看著我,想了又想,結果什么都想學,最后我放棄了問她,自己想去了。

但思慮之間。我忽然的一撇,卻看到三張隨意擺在棺材板上的凈世青蓮葉,此事正給孩子隨意的拼來拼去的,最后拼出了一把小尺子的樣子,這不是劍么?我怎么沒想到?

我忽然想起了九劍門的道統。這道統算是人類中頂尖的劍道之一了,沒有殺道的凜冽和一去無回,也沒有鬼道那種極致yīn暗面,卻也是有九劍道和活殺劍這兩種中正和殺戮相互對立的劍法,確實是這孩子不二之選。

這么一想。我默寫出了九劍儒道里的心法口訣,讓孩子按著里面的注釋開始背誦和修煉,結果不出預料,這孩子學得很快,而且天生也對劍有著很好的親和力,想來以后是要當劍修了。

似乎冥冥之中有天意似的,回想起來,唐珂當年也是劍修,紫皇門的道統,補以召喚神將的法術,后來棄了紫皇門道統,改修清虛道,那是純粹的劍道,劍法犀利無比,不過當年的清虛道。卻給我的九劍道活殺劍打得落花流水,如果她是唐珂轉世,那可真是有淵源。

孩子有事可做后,很快就沉迷了進去,但沒過多久,這孩子又皮了起來,畢竟孩子天性就在那,要她跟成年人那樣打坐入定,就殘忍的扼殺了她的童年。

孩子的嘴很甜,小小年紀痛失父母后,更是格外珍惜親情,對我黏的不行,對媳婦也是一樣,不過她卻不知道該怎么的叫媳婦兒,因為在她的世界里,除了媽媽,并沒有同樣年齡層的女長輩。

“華珂,你可以叫義母,或者叫媽媽都行。”我摸了摸她的頭,鼓勵的讓她認媳婦做義母。

“義母……”華珂怯生生的叫道。

媳婦兒微微一笑,伸出了雙手,而華珂兩眼嗖嗖的掉著淚花,似乎想起了自己媽媽,就一直喊著‘媽媽’投入媳婦兒的懷抱。

我欣慰的看著媳婦兒,但這一看,雙目給她母姓本能而發出的柔和目光吸引住,久久無法移開。

因為一路教授孩子各種各樣的事物,以及照顧孩子身體的承受力,導致行程也比平時慢了許多,到了邊境線上的時候,就已經是大半個月過去了!

然而,時間的長短還不是要命的,要命的是在邊境的時候路過安全區的亂流前往中州時,卻給一群金甲的天兵天將擋在前面!

看網友對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義女 的精彩評論

女校橄榄球APP 彩票天天乐是黑平台吗 大富豪棋牌游戏大厅 双色球已开奖号码查询 波克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22选5中奖规则 山西快乐10分11选5 中国足球彩票网 福建快三走势图表 金沙棋牌游戏app 时时彩四星跨度计划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数据 手机棋牌游戏 秒速飞艇开奖结果官网 赛马会网站平台 上证指数(000001)股吧 五分彩兼职有人做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