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筆下文學 > 寒門狀元 > 第三二九章 連環計(中)

第三二九章 連環計(中)

沈溪雖然高中狀元,但在盜糧案收網之前他還是玉娘的“囚犯”,這次探親只獲準一個時辰,最多是坐下來一起吃飯,交待一番,還要東升客棧。,

沈溪盡量想把事情對林黛交待清楚,讓她心里有個準備,不至于讓小丫頭往歪了想,他可是答應好要在會試結束后與林黛同諧魚水之歡,共效于飛之愿。

可林黛沒有領情,見到沈溪,小姑娘家的脾氣就上來了,九頭牛都拉不,直接到了房里,連門閂都插上了明明是希望沈溪進去哄她,可就是氣不過,把沈溪跟她說軟話的路子都給堵上了。

等林黛趴在自己小枕頭上,想哭卻哭不出來。

事情都發生許久了,晚上孤單落寞害怕時,淚水早就哭干,見到沈溪她心里開心還來不及,何來悲苦之心?

想過去把門閂拿下來,又礙于面子小丫頭從小到大孤苦無依,最是要強,不愿就此服軟。

沈溪跟寧兒說話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林黛心里那個緊張啊,自從進到京城,寧兒就跟個小妖精一樣,連出去買菜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而她又知道寧兒曾經“勾引”過沈溪,知道她不安好心。

聽寧兒那嫵媚溫存的話語,林黛憤憤地在小聲罵道:“你痰迷了心,脂油蒙了竅,不識好賴人”

想罵的是寧兒,可罵出口卻是往沈溪身上湊,學的還是紅樓夢里鳳姐罵人的口吻。

小妮子從小到大沒接觸多少人,罵人的話也多是跟沈溪學來的,而沈溪說給她聽的那些故事里,纏纏綿綿的東西太多,罵人的話卻屈指可數,就算其中有些罵得狠毒的言語,也被沈溪選擇性修改和忽略了。

院子里很熱鬧,沈溪來,最開心的莫過于朱山。

朱山為人單純。由于長久居于深山里什么都不懂,以前有沈溪照應,她只管吃好和做力氣活便可,但沈溪不在家這些日子。很多事不但要朱山用力氣,還得開動腦子,可真把她難為死了。

朱山屬于那種心里有想法不懂得掩飾的類型,高興起來,笑聲老遠都能聽到。但不知為何,林黛對朱山就沒什么敵意,或者是想到朱山對她在沈家的地位不會有影響吧。

“黛兒,今天我來看看,等下就走。”沈溪的聲音從院子里傳來。

林黛本來坐在沈溪的床榻上罵罵咧咧,聽到這句,就算心中有再多的矜持,也暫時放下來。

沈溪要是再一走,去多久可就不知曉了,情人要遠去。她連句慰藉的話都沒有,心里怎是個滋味?

林黛匆忙過去打開房門,剛要往院子走,便覺眼前一黑,嬌軀已然撞進一人懷中,卻是沈溪藏在門口,一把將林黛給抱住了。

沈溪軟玉溫香攬了個滿懷,笑道:“我就知道你舍不得。”

林黛面頰唰地一下變得通紅,小拳頭不客氣,直接往沈溪懷里招呼。

沈溪知道大庭廣眾被人看到會讓小丫頭沒面子。趕緊推林黛進了房門,把門關好,這才軟語溫言勸慰幾句。

林黛這次可是滿肚子的委屈,微微靠在沈溪懷里。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滴落。

“黛兒,我已經中了狀元了你知道什么是狀元嗎?”沈溪笑著問道。

林黛抬起頭,梨花帶雨,傻愣愣地搖搖頭,就算以前聽說過“狀元”,但在小丫頭心目中也不知狀元到底意味著什么。想來能做大官,反正科舉那些東西她不是很懂,只知道沈溪能陪著她就好。

沈溪笑道:“不知道也沒關系,再等幾日吧,我還有件事要做,等我做完就來陪你,到時候我迎娶你過門。”

林黛聽到這話,就算因為害羞心里稍有抵觸,不過想到涉及自己終身幸福,小腦袋就好似不聽使喚一樣接連點了幾下,因為羞喜交加,貝齒咬著下唇,卻再也不敢抬頭望沈溪一眼。

沈溪笑著伸出食指,勾著指頭將林黛臉上殘余的淚珠抹去,看著林黛那不施胭粉卻楚楚動人的嬌顏,沈溪心中有種征戰天下只博佳人一笑的豪邁和溫存,在她唇上輕輕吻了一下,這才松開手,轉身出門。

“喂。”

沈溪眼看就要出門,林黛突然抬起頭來,小臉發燒,輕喚了一聲。

沈溪笑著頭:“怎么,小媳婦,舍不得我?”

林黛雙頰緋紅,嬌艷得仿佛一朵桃花,嘴里卻不依道:“壞人,才沒有呢,昨日剛收到一封信,是給你的。”

林黛到桌那邊,把信拿過來,信封開著,顯然林黛自己把信拿出來看過了。

等信交到沈溪手上,沈溪取出信紙一看,原來是一封家。

字是惠娘寫的,寄托的是沈家人對他的掛懷,同時告訴他一個消息,說是謝韻兒已動身北上,估摸會在四月初抵達京城。

“你看過了?”沈溪問道。

“嗯。”林黛明顯有些委屈,“謝姐姐要到京城,那你們就沒我什么事了。”

沈溪心想,林黛的危機意識還是挺強的,難怪林黛會這么快便冰釋前嫌,不計較他跟熙兒在東升客棧發生的那檔子事,感情林黛意識到,熙兒最多只算個外宅,到不了跟她爭寵的地步。

謝韻兒那邊則不同!

謝韻兒可是沈溪明媒正娶來的正妻,就算沈溪中了狀元,狀元夫人也不是林黛,而是謝韻兒,她如今進門也只算作妾侍。

沈溪笑著勸解:“謝姨從來把你我當作孩子,她過來只是看看我們,你別多想。”

林黛沒什么主意,對沈溪近乎于盲從,抬頭含情脈脈望著沈溪,乖巧地點點頭,那嬌艷欲滴的模樣,令沈溪忍不住想一口將她吞下肚。

從院子出來,沈溪與王陵之走在前面,玉娘在后跟隨。

王陵之道:“師兄,再過幾****就要考武進士了,可我不知到時候要考些什么。你能不能提點我一點?劉管家和沈三叔他們說,只有師兄有本事教我”

沈溪想起其實他三伯沈明堂還在京城,卻不知他們是否知曉自己中狀元了,但以王陵之這一問三不知的情況看。劉管家和沈明堂未必知悉。

沈溪從懷里拿出一封信,道:“剛才我寫了一封信,等會兒你拿去給劉管家,請他找人送寧化沈家。”

“嗯?”

王陵之把信拿在手上,“里面寫的什么?”

沈溪沒有解釋。他知道以王陵之的頭腦,解釋也是枉然。雖然他對寧化沈家并沒有什么眷戀,可作為沈家子弟,如今高中狀元,給老太太李氏的家他還不得不寫,這是最基本的禮法以及孝義。

王陵之先行離開后,玉娘幾步追上沈溪,笑著說道:“公子求學在外,身邊偎紅倚翠,艷福不小啊。”

這話聽起來頗有些挑釁的意味。但沈溪跟玉娘之間并無男女之事上的糾葛,最多是玉娘要把熙兒和云柳送給他,他沒接受。沈溪反問了一句:“如今我學業有成,難道玉娘不許我身邊有幾位紅顏知己嗎?”

玉娘再次啞然失笑。

大男人在外做事,一為求名,二為求利,三就是為求紅粉佳人,這是男人打拼的動力源泉,三者缺一不可。

若有說不為名利女sè之人,要么是惺惺作態。要么是為世俗禮法束縛,違背本性。在這點上,沈溪年紀輕輕,倒是比別人更加坦誠。

如今沈溪已高中狀元。士子科舉生涯到此已有了個最圓滿的結局,后面就是如何做官了。

沈溪既為狀元,入朝為仕,算得上學業、事業雙豐收,名利都有了,追求美sè絲毫不為過。

玉娘就算為人處世經驗豐富。口齒伶俐,在這點上,她卻無法反駁沈溪的話。

等二人到東升客棧,禮部那邊關于第二天賜宴的請柬已送了過來。

禮部賜宴是由太師兼太子太師、英國公張懋代天子主持,與宴之人為狀元沈溪以下三百名新科進士,宴席為午宴,午時二刻開宴,一直會持續兩個時辰左右,到日頭西斜才會結束。

剛把禮部的人送走,蘇通過來恭賀,前日沈溪中狀元他未能進到客棧,終于在兩天后向沈溪當面賀喜。

到了樓上,蘇通把不下十封請柬擺到沈溪面前,嘆道:“沈老弟,你可真有本事,十三歲中狀元,還是鄉試、會試、殿試連中三元,自古以來你恐怕是第一人。看看這些京城的達官顯貴,無不想與你結交,真是令人欽羨。”

由于蘇通與沈溪交好,腳上蘇通為人高調,那些找不到沈溪無法投遞請帖的,便請蘇通代為轉交。

沈溪把幾封請柬翻看了下,有朝廷官員請他到府飲宴的,有士子文會請他參加的,還有福建同鄉在京經商的請他過去題匾留名的,不一而足。如今他中了狀元,聲名跟著水漲船高,至于以前跟唐寅斗畫的那點兒名聲,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了。

蘇通又突然提了一句:“沈老弟,我聽聞有言官上于陛下,請陛下徹查鬻題案,唐寅和徐經一直被拘押于北鎮撫司大牢內,恐怕日子不好過呀。禮部侍郎程敏政據說已罷官,只是尚未下獄,想來為時不遠矣。”

沈溪沒說什么,其實歷史走向,因為他的出現而發生了一點偏差,這些日子他的注意力全在殿試和能否金榜題名上,并沒有太過留意禮部會試鬻題案的進展。

如果歷史沒有改變,隨著唐寅、徐經在北鎮撫司大牢里遭到嚴刑拷打,很快徐經就會在大刑之下承認向徐經家仆賄賂,在得到徐經確切口供的情況下,程敏政必然會被下獄拷問。

可以說程敏政既是死在他自己的大嘴巴下,也源于徐經意志不堅定,其實只要徐經扛過酷刑,他自己跟唐寅的仕途絕不會因此而斷絕。

************

ps:第四更!

熱烈祝賀“瀾兮”大大成為本第六位盟主!同時祝賀本連續第五天位列起點24小時熱銷總榜前十!這些全都是各位友大大的功勞,在此天子衷心地表達感激之情!

沒說的,天子等下會加更一章,報答各位友的深情厚誼!(未完待續。)

看網友對 第三二九章 連環計(中) 的精彩評論

女校橄榄球APP 时时彩计划软件 澳洲幸运8开奖官网 五分彩有技巧吗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票 三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i准免费 新疆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乐彩 怎样租cf的号赚钱吗 黑彩票平台哪家好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值 火山直播工作室是怎么赚钱的 双色球单式投和复式投注 收藏名表能赚钱吗 彩票最大奖排行 2000年股票指数 海南飞鱼在线观看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