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筆下文學 > 開掛 > 171.第171章 【170】大爺應有的人生

171.第171章 【170】大爺應有的人生

“你連三周法則都知道?”

甄浪震驚了,他感覺水蜜兒就是個能看穿男人心事的妖孽,什么事都瞞不過她。

“木頭……額,木頭大爺,豈止我知道,地球人都知道的吧?”水蜜兒受不了甄浪那驚愕的模樣,又好氣又好笑道:“你覺得現在的大學生,還有幾個沒聽說過三周法則的?”

甄浪一想也對,頓時覺得水蜜兒沒有那么可怕了。

水蜜兒審問似的低頭俯視著他:“讓我再猜猜,是不是動感教你的?算起來我們倆也進入第二周了,他教你上下其手,占我便宜?”

甄浪重新覺得這個妖精很可怕,惶恐道:“你怎么知道是動感?”

水蜜兒氣勢洶洶道:“還用問嗎,二胖想的都是跟蹤我們倆的下流主意,站長只會理論,就動感有經驗。他肯定會裝成滄桑的過來人,時不時的指點你一下。”

“你這推理都趕上名偵探柯南了。”甄浪倍感惶恐,覺得除了自己腦子里那個過于科幻的電子音,恐怕沒有什么秘密能夠瞞得住眼前的妖精。

“瞧把你嚇的,我有那么恐怖嗎?”水蜜兒很無奈地看著滿臉惶恐的甄浪。

甄浪:“豈止是恐怖啊,簡直讓我產生了一種上廁所都被人監控的感覺。”

“去,誰那么惡心監控你上廁所?”水蜜兒嗔了一聲,總算給了甄浪一個通俗易懂的解釋:“虧你還11級了,連5級的小男生都不如。正常男女交往一周后,不止男生在想著一周之后該干點什么,女生也在考慮這個問題,這樣說你能明白嗎?”

甄浪恍然:“原來你們女人早就有所防備了?”

水蜜兒:“那是,不防著點,早就不明不白的失身啦。”

甄浪:“我不太理解,既然這樣,為什么還有那么多妹子上當受騙?”

水蜜兒:“所以說你是塊木頭,到底誰上當受騙還不一定呢。”

甄浪聞言一愣:“這話幾個意思?”

水蜜兒侃侃而談:“男生遇到喜歡的女生,有某種想法也是正常的。女生也一樣,遇到鐘意的男生,也會有那種想法。不過呢,女孩子總是要矜持點嘛,一般女生都會等著男生主動,讓那些愣頭青以為自己奸計得逞了……”

甄浪義憤填膺了:“搞了半天,我們男同胞一直都被你們女人玩弄在鼓掌之間?”

水蜜兒:“別說得這么難聽,你們男人也不是好東西。遠的不說,我們學校里被玩弄后拋棄的妹子,難道還少嗎?很多男生從來不是因為心里喜歡才去追一個女生,只要能哄上床,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連你那些室友也一樣,我敢打賭,要是有個小系花主動跟他們約,他們根本不會考慮有沒有感情基礎,直接就殺出去了。”

甄浪無言以對,他摸著良心想了想,倘若有個小系花約動感出去,三爺肯定不會去琢磨什么愛恨情仇,直接脫了褲子就搞起了故事。

這世上很多事情,沒有對錯,只有立場,最終甄浪還是站在了男同胞的陣營里,堅定了立場:“照你這種說法,你們女人也不見得有多好。同樣在我們學校里,錢夢茹玩膩了一腳踢開的牲口,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還有我身邊的真實案例,比如大炮,好幾個妹子絕壁不是因為喜歡他才約他出去,那些女人不就是圖他器大活好?”

“好啦,大爺,不要吵了,我們聊點純潔的話題吧。”水蜜兒突然軟化下來了,幽幽道:“大爺,我快畢業了,奴家才不想把寶貴的時間,用在跟你吵嘴上面。”

甄浪心軟:“行,我們說點有正能量的,順便給我增加一點泡妞經驗值。其實我很好奇,就那些正兒八經談戀愛的男女,嘿嘿,主要是女的……她們跟男的出去,到底是防備,還是做好了心理準備?”

水蜜兒笑道:“我的大爺,這又不是牛頓三大定律,你不能用一條定律去覆蓋所有的女生。總之這也得分情況的,思想開放一點的女生,應該都做好準備啦。思想保守一點的,防備的情況比較多吧。”

甄浪:“聽起來好像很復雜。”

水蜜兒:“這就復雜了?還有更復雜的,很多時候,能不能發生故事,不光取決于女生,也取決于男生。比如說有的女生都做好心理準備啦,結果那個男生突然說錯了話,或者做錯了事,讓女生臨時改變了主意。再比如說,有的女生跟男生約出去,本來是很防備的,但是那個男生超常發揮,破掉了女生的防御,說不定當晚就成功了。”

甄浪似懂非懂:“確實復雜了點,有沒有簡單粗暴的套路?”

水蜜兒:“那我給你歸納一句話,很押韻的三個字——哄、寵、疼!”

甄浪:“具體是什么意思?”

水蜜兒:“只要是個性取向正常的女人,心里都渴望被男人哄、被男人寵、被男人疼。以后你開荒的時候,記住這三個字精髓,姐姐保證你成功。”

甄浪:“不對啊,這是約出去以后的套路吧?開荒的時候,不是還得追求嗎?”

水蜜兒:“追求階段也不復雜,早有前人總結了一句話——膽大心細臉皮厚。”

甄浪:“這話我聽過,實踐起來,好像是另外一回事。你看我們宿舍四爺也算得上膽大心細臉皮厚了,他追了一個多星期,余莎莎根本不怎么搭理他。”

水蜜兒:“那是他用的方法不對。”

甄浪好奇道:“該用什么辦法?”

水蜜兒:“三言兩語說不清楚,等你升到20級以后,可以當他師父了。”

甄浪:“好吧,最后一個問題,我們倆在一起的時候,你有做好心理準備嗎?”

水蜜兒傲嬌起來了:“哼,不告訴你。”

甄浪憤怒了:“我今天是大爺,你居然這樣對我?”

水蜜兒:“大爺也要以德服人的,誰讓你剛才對奴家做那么猥瑣的事情。”

她接下來一番話,似乎若有所指:“我們認識都快兩周啦,眼看要邁入第三周,你到今天才想起來用這招,我也真是服了你了。”

甄浪受到了啟發:“我是不是早就該對你上下其手了?”

“肯定的呀,上次去7號舊樓,人家都做好準備啦,結果你這木頭,手那么老實。”水蜜兒無情地鄙視著他,嗔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會讓女孩子覺得自己很沒有吸引力。”

甄浪悔得腸子都青了:“我靠,原來我錯過了這么好的一次機會?”

水蜜兒更加鄙視他了:“你豈止錯過了一次機會,我都不想吐槽你了。也虧得你遇到我,要是遇到狠一點的妹子,早在心里罵你是個二貨了。你別不信,不是每個女生都能接受你這種木頭的。有些木頭男連著幾次沒行動,女孩子就對他失望啦。”

甄浪很是唏噓:“我突然有種當郭靖的感覺,話說我也沒有那么單純吧?”

水蜜兒:“那可不一定,時代不同了,郭靖要是活在2030年,肯定比你主動多啦。”

甄浪突然變得很騷包:“今天我就是2030年的郭靖了,嘿嘿,蓉兒妹妹,讓靖哥哥對你上下其手吧。”

“靖哥哥才不會說你這么猥瑣的對白。”水蜜兒嗔了一聲,呼吸有些急促,小臉紅撲撲的,低著頭輕聲道:“大爺,你可以上下其手,但是手不可以伸到奴家衣服里面哦。”

甄浪愣了一下,整個人都燃燒起來了。

他壯著膽子,一不做二不休,雙手一起出動,按在了水蜜兒的D級胸器上面。

那一瞬間,他唯一的感覺是:艾瑪我去,這才是一個瀟灑飄逸的大爺應有的人生啊!

盡管隔著衣服和小罩罩,那美妙的手感,也足以讓甄浪回味很多年了。

他閉著眼睛很是陶醉了一會兒,睜開眼的時候,突然嚇了一跳。

只見水蜜兒俏臉上的紅暈消失了,正殺氣騰騰的瞪著他。

甄浪很迷茫:“怎么了,這可是你自己同意的。”

“我是同意了,但是我沒想到你這么傻。”水蜜兒恨鐵不成鋼的盯著他,哭笑不得的說道:“你知不知道,你剛才這個動作,人家一點快感都沒有,反而有種被sè狼侵犯的感覺,都忍不住想扇你一巴掌啦。”

甄浪牛逼哄哄道:“大爺不是沒經驗嗎,等我訓練幾天,肯定能像四爺看的書里寫的那樣,讓你身體感到莫名的異樣,對我以身相許……”

水蜜兒嗔道:“少臭美啦,就你這種慘不忍睹的手法,一輩子只能呆在天坑里。跟游戲里一樣,你想打出高傷害,就要有一套合理的‘輸出循環’,你的輸出循環有問題。”

甄浪深受啟發,他最喜歡這種游戲術語的交流了,舉一反三道:“好像和四爺的盜賊一樣,他學了一套輸出手法,DPS立馬提升了?”

水蜜兒:“就是這個意思,你得加緊苦練,姐姐可不想忍受你這種粗魯的侵犯。”

甄浪腆著臉:“那你教教我唄?”

水蜜兒小臉一紅:“我……我也不會。”

甄浪生氣了:“你不會還敢跟大爺這么囂張?”

水蜜兒很不服氣:“可是我有理論知識的,而且我可以找人教你。”

甄浪菊花一緊:“不會找大姐頭教我吧?”

“她?她比你更粗暴,這種事情,我完全不能指望她。”水蜜兒嗔了一聲,公布了謎底:“我找瑩瑩教你,你是不知道她有多厲害。跟你說個小秘密,瑩瑩最多兩分鐘,就能讓香香把自己主動把衣服脫光光……”

“這么牛?”甄浪大吃一驚,表示不信:“這有點夸大事實了吧?”

“騙你干什么,我親眼見過的。”

“你親眼看過……她們做……那種事情?”甄浪又吃一驚。

“怎么,害怕啦?”水蜜兒幸災樂禍的俯視著他,得意洋洋道:“我早就跟你說過啦,姐姐很腹黑的,我的一大興趣,就我圍觀那兩個sè`女纏綿。雖然我不能接受她們那種設定,但是看一看還是很過癮的。”

甄浪被這腹黑小妖精打敗了,弱弱道:“可是瑩瑩怎么能教我啊?她要是對你動手示范,我接受不了。”

“乖,還挺會疼人。”水蜜兒在他額頭蜻蜓點水的吻了一下,笑盈盈道:“大爺,奴家肯定是不會讓她拿我做示范的。找個機會,讓瑩瑩和香香現場直播,你在旁邊觀摩學習,總結經驗。”

甄浪差點嚇哭了:“不是吧,她們做那種事情,我在旁邊圍觀?”

水蜜兒哼哼道:“怎么,你怕啦?”

甄浪:“你這邏輯都不正確,不是我怕不怕的問題,她們怎么可能接受這種事?”

“你的邏輯才不正確,她們怎么就不可能接受?”水蜜兒反戈一擊,很是犀利道:“你也太小看那兩個sè`女啦,她們要是玩高興了,拉你進去三人行都不是不可能。”

甄浪縮了縮脖子,露出防備的表情:“我懂了,你不會是又隨機觸發一個什么【百合的致命誘惑】隱藏任務,故意考驗我的吧?”

水蜜兒不解道:“你為什么會這樣想?”

甄浪理直氣壯:“這不是廢話嗎,我連游戲里嫖凱麗都惹得你動了殺氣了,我要是去看瑩瑩和香香做那種事情,你還不得把我虐成中國最后一個太監啊?”

水蜜兒沉默了一會兒,很認真道:“你的邏輯又出現了問題,我不是叫你去偷看,而是叫你去學習,去訓練,去深造,這在性質上是不一樣的。反正這在你的訓練計劃以內,你必須去提升自己的DPS,不然以后別想再碰我****一下,連摸半下都不行!”

甄浪不知所措:“你這是要鬧哪樣?”

水蜜兒:“我很認真的,你還沒看出來嗎?”

甄浪:“那讓我先緩幾天,大爺一時半會兒還沒適應這個新設定。”

“好吧,給你點緩沖時間。”水蜜兒歪著小腦袋想了想,突然又變得很妖精:“大爺,人家腿都快跪麻了,你要不要剩下的福利啦?”

甄浪沒反應過來:“剩下的福利?”

水蜜兒嗔道:“笨死啦,人家故意穿短裙,給你送福利都不懂!”

甄浪聽明白了這句話的內涵,鼻血噴涌而出。

水蜜兒有點小緊張,像個被邪惡主人調教的小女仆,紅著臉低語道:“大爺,請對奴家溫柔一點,不可以伸到裙子里面哦。”

甄浪當場不管不顧了,雙手顫巍巍的觸碰到真·院花的小腿,光是摸到那裹著小腿的襪子,他就已經獸血沸騰了。當他一路探索到那沒有障礙物的雪白大腿上,整個人都醉了,忘記了今夕是何年……

·

【最近身體狀況很不理想,票我就不要了,不過還是會堅持保底2更,等身體好轉后再3更小爆。】

·

看網友對 171.第171章 【170】大爺應有的人生 的精彩評論

女校橄榄球APP 像皇家农场一样的可赚钱种田游戏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325棋牌捕鱼官网版 浙江快乐12几点开始 东北麻将怎么打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直 汽车投票赚钱给22 复试投注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 在美国卖二手车赚钱吗 意大利vs阿尔巴尼分析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体彩开奖号码 彩票复式胆拖注数计算公式 股票分析微信 cba联赛青岛注册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