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筆下文學 > 寒門狀元 > 第五一四章 大明第一聰明人(第二更)

第五一四章 大明第一聰明人(第二更)

自從沈溪和謝韻兒的“奸情”敗露,他們在家里的相處就開始變得尷尬起來,林黛躲在東廂房幾天沒出來,每天茶飯不思,小臉消瘦,令去探望的沈溪看了不由心疼。

沈溪好說歹說仍舊無用,加上問心有愧,只好多去陪小妮子,哪怕她不理不睬也坐在旁邊守著她,幾天下來都沒跟謝韻兒單獨相處。

謝韻兒本來想去跟林黛認錯,可仔細一想,她與自己的相公同寢,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何錯之有?

最后謝韻兒稍微埋怨沈溪,覺得沈溪不提前把事告訴林黛,才會出現最后尷尬的局面,因為她自己也意識到,那天既是林黛撞破了她跟沈溪,也是她撞破了沈溪和林黛。

直到沈溪說明自己跟林黛之間尚未圓房,謝韻兒才將信將疑,不再對沈溪有所怨責。

不過是小夫妻耍花槍,謝韻兒并未見怪,其實從她第一天認識沈溪和林黛開始,就挺羨慕沈溪和林黛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那時的她從未想過,將來會有一天嫁給沈溪,而且會愛上這個小郎君。

沈溪每天家里、詹事府和皇宮三處走,主要公事便是陪太子讀,太子越頑皮,他的公事越輕省,兩天一休還不算,經常是坐一上午或者一下午,來整理好記錄,任務就算完成。

連給沈溪調差事的謝遷,都覺得沈溪有點太“閑”了,好幾次在前往詹事府布置工作時,均提到,若沈溪空閑,可翰林院幫忙修,大明會典的修撰停滯不前,關于建文年間的舊事,當前除了沈溪能修之外,別人沒有那見識和才學,更沒膽子編修。

沈溪的答很干脆:公事繁忙,恕難從命。

這天沈溪剛進宮,沒到擷芳殿,就見太子朱厚照一個人坐在東玉河邊的涼亭里吃點心,要說平日太子身邊都是隨從如云,他是如何單獨跑出來的很是蹊蹺,見太子臉上有污漬身上臟兮兮,如同從泥堆里鉆出來一般,大概便明白了,這是太子調皮,趁著人不注意偷溜出來玩。

“你等等!”

就在沈溪視而不見徑直走過涼亭時,太子發話了,將沈溪叫住。

“參見太子。”

沈溪恭恭敬敬行禮。

太子拿著糕點走過來,打了個哈欠:“看見本太子,就這么過去了,什么意思啊別以為我不認識你,你叫沈溪,是吧?經常看到你在旁邊拿著筆,你都在寫什么?”

沈溪道:“殿下,臣每天所做記錄,是太子的日常起居和學習情況。”

“哦。”

朱厚照點了點頭,“有什么好記錄的,我平日讀的多了,你都能記下來嗎?”

太子不但貪玩,而且自負,這是身邊人給他慣出來的毛病,總是吹捧他這個太子有多聰慧,在同齡人中是多么出類拔萃,吹得那是天上有地上無,但其實只是聰明跳脫了點兒,若非有太子的光環加護,這樣自以為是的熊孩子以后很難有出息。

“臣盡量記錄下來,不會有錯漏。”沈溪道。

太子輕輕一哼,神sè間多有不滿,道:“聽說你是今科狀元,是我大明最聰明的人,我現在有個問題問你,若你答不上來,那最聰明人的頭銜就要歸我,你愿不愿意比試?”

沈溪近來風頭很盛,主要因他在朝堂上令蒙古人出糗,一個十三歲的狀元郎以智計將蒙古國師斗敗,民間如今已有人傳誦沈溪的故事,更別說是皇宮這種本來消息就很封閉的地方,宮闈有什么消息,太監和宮女都會談論,太子想要知道容易得很。

但跟太子比試學問,這顯然沒什么必要,贏了不會有多光榮,反倒會讓太子記恨,以后給你穿小鞋。若輸了,丟人不算,太子會更加囂張跋扈,以后更不會用心學習。

念及此,沈溪道:“太子殿下,臣不過是多讀了幾年,論才學自然比不上太子。太子師出名門,有眾多才學過人的名家教導,將來在學術上的造詣,必定在臣之上。”

朱厚照冷笑不已:“別說這些廢話,你說將來比你強,那就是現在不如你咯?本宮命令你跟我比,要是違抗哼,我就找人打你屁股,打得你皮開肉綻,生活不能自理!”

熊孩子本來就很要命,還是個滔天權勢的熊孩子,簡直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我就算不是你的日講官,也算得上你半個先生,作為太子不禮遇先生,居然想打我,這到底是為人臣還是為人師?

“殿下請出題。”沈溪道。

朱厚照臉sè帶著些微得意:“且說樹上有三只鳥,我用弓箭射下來一只,樹上還有幾只?”

這算什么問題,腦筋急轉彎?還是小兒科的腦筋急轉彎!也只有朱厚照這樣八歲的孩童才會覺得能答出這種問題的人,是真正的“聰明人”。

沈溪故作沉思狀,過了好一會兒才道:“殿下,臣以為應該剩下兩只吧。”

“錯!”朱厚照拍手道,“都說你聰明,我把樹上那只鳥射下來,旁邊兩只鳥不就飛走了?那樹上一只鳥都不剩下!”

沈溪拱拱手道:“太子的邏輯思維很強,臣自愧不如,不過臣有一事相問,殿下怎知道旁邊兩只鳥一定會飛走?”

沈溪夸贊朱厚照的“邏輯思維”能力,以朱厚照的見識,自然聽不懂這話,他斜著頭道:“我把鳥射下來,旁邊兩只看到了,能不飛走嗎?輸了就輸了,可不許賴賬,現在本宮命令你,把大明朝第一聰明人的位子讓給我!”

“殿下想要,只管拿去便是。”沈溪道,“可是臣仍舊不理解,萬一旁邊的兩只鳥都是瞎子而且是聾子,或者他們在留心別的什么事情,沒發覺旁邊的同伴被人射中呢?”

“嗯?”

朱厚照眨眨眼,一下子愣在那兒。

他平日跟人玩耍,又或者與人探討學問,又或者玩這種腦筋急轉彎的問題,絕不會有人跟他耍心眼胡攪蠻纏。

沈溪跟這些人最大的不同,是思維開闊,想問題不會局限一隅。

“那你又怎么知道他們是瞎的聾的?”朱厚照鼻子微微皺起,瞪著沈溪。

沈溪搖頭道:“正因太子這問題問的不是很清楚,臣不知,才要問明白。就算兩只鳥未瞎未聾,可三只鳥在樹上,很可能是一家三口,一只被射中,另外兩只未必會走,若是要為這只鳥出殯,那可能會飛來更多的鳥,那問題的答案就不是一只沒有,又或者是兩只,而是很多只,至于有多少只,就看這只被弓箭射中的鳥,有多少親戚了。”

沈溪自問在胡攪蠻纏上,跟那些只會動嘴皮子的大臣尚有差距,不過跟一個熊孩子相比,他的辯才就高得驚人了。就算朱厚照再有十個腦子,也沒法在這種辯論性問題上勝過他分毫。

朱厚照瞪著眼,嘴巴稍微張大了些,想了半晌后才以幾乎疑問的口氣問道:“鳥也要出殯?”

“人要出殯,鳥為何不能出殯?其實呢,學生有個淺見,問題的答案來自于求真,求真則要通過實踐,若太子親自試驗一下,在三只鳥并排在樹上時,親自射下來一只,看看另外兩只的反應,方知樹上到底有幾只。”

沈溪恭恭敬敬提出了一個非常好的建議。

但這建議根本就是扯淡,朱厚照貪玩,學習都學不好,更別說是弓馬騎射,再加上找到三只鳥同時在樹上這么一個獨特的條件,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實踐。

朱厚照心里有些惱恨,瞪著沈溪好像要找岔,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劉瑾的聲音:“太子,老奴可算找到您了。您何時跑到這里來了哎呀,太子身上臟了,你們快去給太子更衣!”

因為朱祐樘夫婦知道太子貪玩,所以對照顧太子的仆從有過吩咐,隨時都要保持太子儀容整潔,替換的衣服常備在側。

朱厚照過去讓劉瑾等人服侍換衣,同時過頭惡狠狠瞪了沈溪一眼,那目光好像在說,你等著,我頭一定把你第一聰明人的頭銜給奪過來。

等太子在劉瑾等人陪同下離開,靳貴姍姍來遲,尚不知之前發生了什么事情。

“太子?”

靳貴看著遠去的背影,“沒什么事吧?”

沈溪道:“沒事,太子問了我個問題”

靳貴當即就把筆拿起來,問道:“是何問題?”

沈溪不解:“你不是準備把太子的問題記錄下來吧?”

“那是當然,太子難得有學問上的事相問,若不記,那就是為人臣之錯漏。你且說來,我將此事一記,不做隨堂記錄,只是留待日后查用。”

左右中允對太子日常起居、學習的記錄,分為重要和不重要兩項,一種是記錄好會呈遞給皇帝,屬于“精華版”,這精華版的內容主要是太子的讀情況,以便皇帝能隨時了解兒子的讀進度。

另一種則是不太重要的。

關于太子幾時起床、用餐,這些內容主要由內侍官記錄,頭由詹事府進行整理后留檔,若遇太子身體有恙,會從這些類似于帝王起居注的文檔中找到太子日常生活中的錯漏,防微杜漸,平日里皇帝可沒心思翻閱太子日常起居記錄。

太子的事,總歸是要記錄的,以防因記錄不全而被皇帝問責。

沈溪在詹事府做了一段日子的工作,對于規矩自然明白,點點頭,便將先前太子之問以及他的答一一說了。

靳貴記錄后不由笑道:“沈中允不覺如此,非為人師者所言啊。”

***********

ps:第二章到!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牽掛著加更的事情,凌晨兩點半才睡過去,早上七點過就醒了,起床后第一時間開始碼字!

嗯,大爆發已經開始,今天天子爭取爆個十二更,先把欠ingogod盟主大大的十更償還。至于“魚子醬喲”大大的五更,天子會擇期再爆!

時間緊急,天子碼字去了,在這之前吼一聲:求訂閱、求打賞、求推薦票、求月票!(未完待續。)

看網友對 第五一四章 大明第一聰明人(第二更) 的精彩評論

女校橄榄球APP 西甲直播吧 澳洲幸运10开奖直播 南通棋牌安卓版下载 一波中特不静眼 什么斗地主可以玩现金 利用断组赚钱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指数 大乐透复式返奖 北京pk10靠谱刷水方案 彩店宝彩票可以在手机上买彩票 普通程序员赚钱吗 福彩中奖率 梦幻打造60装备赚钱吗 三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在韩国干美发赚钱吗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