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筆下文學 > 寒門狀元 > 第六三三章 出狩(第五更,求保底月票)

第六三三章 出狩(第五更,求保底月票)

見沈溪臉sè難看,玉娘好奇地問道:“福州的情況,奴家也是剛剛才得知,正向劉尚征求意見,看怎生處置才好,卻不知沈大人是從何處得知這消息?”

沈溪道:“我與高侍郎的人見過。”

“高知府?”

聽沈溪說及高明城,玉娘自然想到曾經汀州府的父母官,她想了想,道,“我們有內部傳遞信息的渠道,這邊才剛得知,他卻能立時知曉,此事或許與他有莫大關系,沈大人還是小心防備為上”

沈溪聽得出來,玉娘有意把他的怒火往高明城身上引,這說明戶部對高明城的追查仍舊沒有結束,只是礙于高明城如今是外戚黨的人,又受弘治皇帝看重,就算有線索也沒辦法追贓。

總不能把高明城獻給張氏兄弟的錢再要來,那些贓款如今大半都在內庫,想索只能跟弘治皇帝要。

玉娘又道:“奴家聽聞一件事,陛下似有意派遣沈大人協同高侍郎前往北關綏撫將士,沈大人可要提前做好準備。”

“此時我已知悉。”沈溪道。

玉娘面露詫異之sè:“也是高侍郎派人相告的?那他的消息倒是真的很靈通,此事陛下剛作出決定,他就已知悉奴家終于明白高侍郎為何要找人通知沈大人關于福州的事情了”

玉娘想問一下高明城找他說了些什么,可沈溪明顯沒有答的意思,反而問道:“劉尚可會派人隨行?”

玉娘笑了笑,其意不言自明。

明知故問嘛,劉尚豈會放心高明城獨去,就算高明城是孫猴子,能逃得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沈溪道:“看來玉娘也要一同前往咯?”

玉娘點了點頭:“劉尚確有此意,不過暫且未正式做出安排,一切均存在變數。沈大人只管把心放下,奴家保證,只要是沈大人心中記掛之人,絕對不會出事。”

“你知道我心中記掛的是誰?”沈溪問道。

玉娘頗有自信地點頭。

沈溪當下不好再說什么,因為說什么都沒用,現在就算從京城趕到福建時間上也來不及,唯一只能相信玉娘和她背后勢力的力量。

福州城沈溪最擔心的不是馬九這些車馬幫的弟兄,而是尹掌柜一家,包括讓他心中割舍不下的小妮子尹文。

與玉娘作別,沈溪暗自嘆息:“希望他們不會出事吧。”不知不覺,他又想起那個寧可犯險也要違背他意愿的惠娘,心里一陣無力。

若非相隔天涯,不然就算綁也要把惠娘綁出汀州府。

沈溪正為汀州商會的事情擔心,朝廷這邊秋圍的日子不知不覺到來。

作為詹事府右春坊右諭德,沈溪只是個從五品的文官,在京城這種王公大臣遍地走的地方,顯得微不足道,但就是他這樣一個翰林官,卻成了秋圍的關鍵人物,因為他要負責在圍場給兀良哈人展示“大明軍隊裝備的強大火炮”。

秋圍前一天,馬文升把沈溪叫到兵部囑咐一番,大概意思是讓沈溪第二天與兵部車駕同行,因為這次秋圍張皇后和太子朱厚照并未隨行,詹事府那邊除了詹事吳寬外,其他人各司其職,沈溪屬于被臨時征調兵部聽用。

“馬尚,可是要如同當日在校場演炮時一樣,當著兀良哈人的面,演示火炮轟擊草人和草馬?”

沈溪具體還是要求證一下,因為這幾天兵部這邊只是交待讓他負責演炮事宜,根本就沒說流程。

馬文升點了點頭,道:“具體你毋須操心,到時候自然會告訴你對著哪里放炮,你放心就是。”

沈溪心想,難道在圍場演炮,還能變出花樣?這次不打假人,改打真人試試實戰效果如何?

明朝京城的狩獵場是位于京城南邊的南海子,據說北面的后海、什剎海便是由于地理位置與其相對應而定下的名號。

南海子也是京師百姓俗稱的“海子里”。

南海子始建于元朝,是蒙元的皇家狩獵場,成祖遷都后,于永樂十二年將狩獵場擴建,范圍增加到元朝的十倍,并于明宣德三年修治南海子圍墻、橋道、土墻長約一百二十多里,開辟四個大門,分別是大紅門、南紅門、東紅門和西紅門,同時修建皇帝出獵所用行宮,設立兩座提督官署,并設“海戶”把守。

南海子有海戶有一千多人,職責除了守護園林外,更重要的是養護動物、侍弄花草樹木,里面并沒有兇猛的野獸,所養都是一些容易捕獵的溫馴動物,幾乎相當于一個露天的生態動物園。

成化朝時,成化帝倒是經常帶著萬貴妃到這里來狩獵,可到了弘治朝,由于弘治皇帝體弱多病,早就把狩獵的事情放下了,以至于這些年來南海子缺少經費,變得有些荒敗。

這天弘治皇帝出巡狩獵,從皇宮到正陽門之間皆都封路,鑾輿出了正陽門后繼續往南,行了大約一個多時辰就看到南海子的北大門大紅門,從大紅門進去,又走了大約一炷香時間才進入廡殿行宮。

而此時,漫長隊伍的后續車駕,才剛駛出正陽門。

因為狩獵要持續兩天,第一天弘治皇帝將帶著文武官員,在行宮外舉行一個小型儀式,然后弘治皇帝將接見兀良哈使節,并以開炮的形式宣告狩獵開始。

在這兩天時間里,隨行官員中會騎馬和射箭的,可以參與到狩獵中,最后將會有一個小型比試,以狩獵到的獵物的多寡來決定勝負,由弘治皇帝親自賞賜。

第一天晚上,圍場還會有篝火晚會,相當于一次露天燒烤會,有御賜美酒和美食,到第二天上午,弘治皇帝在行宮接見佛郎機使節阿爾梅達等人,并于當晚返皇宮。

弘治皇帝決定出巡時,張皇后尚鳳體無恙,本來他準備帶著老婆兒子一起來,相當于度假,但因為張皇后身體驟然出現變故,弘治皇帝心情不佳,本想取消,可畢竟之前已經確定要于狩獵時接見番邦使節,言而無信可不是天子作風,所以弘治皇帝只能硬著頭皮前來。

至于隨行官員,內閣由劉健和李東陽留守,謝遷隨行,六部則尚或侍郎任留一個,這個將會提前商定好。

因為戶部情況比較特殊,正值秋糧入庫后清點糧食,以及計算出綏撫邊軍需要調撥的錢糧數量等問題,戶部尚和左右侍郎均不出席。

朱祐樘不會騎馬,但他年少時受他父親成化帝影響,學過射箭,可他對打打殺殺的事情深惡痛絕,所以他寧可留在行宮休息,也不想參與到這次狩獵中。但他畢竟是一國之君,既是狩獵的發起者,也是主持人,別人都要看他的臉sè行事,朱祐樘深知這一點,所以除了狩獵之外的活動,都會盡量參與。

文臣來圍場參加狩獵,并不會感覺單調,除了有燒烤和酒水供應外,尚有吟詩作賦的活動,想來當年唐宋那些大詩人、大文豪也是在陪同皇帝出巡時作出一系列華美詩詞和錦繡文章。

大明既然以文治國,當然不能落于其后,只是大明官員基本都是科舉選拔出來的,很多都是三四十歲才入官場,又要論資歷獲得提拔,到最后的結果便是,能夠做到朝廷大員的基本都是一群老家伙。

這些人過了英姿勃發的青壯年時候,就算是在這種馬蹄陣陣、氣勢磅礴的狩獵活動中,也實在憋不出什么好的詩詞文章。

為了讓這次狩獵更有意義,弘治皇帝帶了幾名翰林出身的年輕官員,都是翰林院提前選拔出來的,不但年輕,最重要的是才學好,詩詞歌賦尤其精通,到了狩獵場,需要吟詩作賦時不至于讓皇帝掃興。

而沈溪本來是不錯人選,年少有為,才學也好,可惜如今他只是在翰林院掛職,這次又奉調去兵部幫忙,反而沒他什么事。

南下的車隊中,沈溪坐在顛簸的馬車上,看著外面枝葉枯敗萬物凋零的景象,有一種悲涼滄桑郁結于心,這種鬼天氣出去狩獵,沒凍死人就算是不錯了這已經不是秋高氣爽,而是初冬時節,小冰河期北方的冬天可不是一般的寒冷。

這種天氣,只要寒流一到立馬下雪,根本就等不到冬臘月。

“沈大人,快到大紅門了,要不您下來走走?”

除了沈溪外,兵部其他隨同人員可沒他這種坐馬車的待遇,那些老油子又開始鼓動沈溪下車活動筋骨,也好讓他們坐到馬車上歇會兒。

“不用了。”

沈溪把衣服緊了緊,“今天出門急,沒顧得上加件衣裳,外面寒冷,我還是躲在車廂里,等到了地方再下馬車就是。”

老油子們臉上都有些掃興,卻不敢說什么,沈溪怎么都是從五品的翰林官,又是尚大人請來幫忙的,一再交代要好生伺候。

此時有馬蹄聲從車駕隊伍后面傳來,由遠而近,速度很快沈溪湊到窗前一看,只見一個英姿勃發、身著錦衣的青年,騎馬快速過來,像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奏報。

沈溪見到此人,不由把頭別向一邊,嘴里嘟噥一句:“這個時候,出來裝什么逼?”

不是別人,正是老熟人江櫟唯。

自從江櫟唯想在周胖子夾帶私貨上坑沈溪一把結果卻一無所獲后,沈溪已經許久沒見過此人了。

眼下作為護送皇帝出巡的隨行侍衛,江櫟唯終于可以在人前露一把臉,不過在沈溪看來,江櫟唯有點兒狐假虎威的意思。

“沈大人說什么?”

張老五也在馬車車廂里,聽到沈溪的話不由好奇地問了一句。

“沒什么,我是說,今天天氣挺冷的,要是出去打獵的話,非凍死人不可!”沈溪沒好氣地道。

*************

ps:第五更到!

這一章是為所有友加更,謝謝你們的支持特別指出,今天起點有35位大大打賞,而創世那邊也令人驚訝地爆發了,加上qq城居然有34人打賞,感激不盡!

最后,月票告急,天子雞毛信求援!

涕淚俱下跪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續。)

看網友對 第六三三章 出狩(第五更,求保底月票) 的精彩評論

女校橄榄球APP 甘肃快三走势图表追号 独门秘籍一波中特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投注 甘肃11选5走势图表 浙江11选5遗漏彩人彩票网 博远棋牌公司成立于 官方69棋牌游戏大厅 点指成金怎样快速赚钱 456娱乐棋牌1.0 会员代理赚钱吗 救世透码图库全年板 加拿大快乐8官网 极速11选5官网计划软件下载 12月17日股票推荐 徐州报亭赚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