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筆下文學 > 養鬼為禍 > 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官僚

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官僚

斬龍卻看不明白我的意思,仍然大刺刺的說道:“圣帝!我斬龍愿意當這千夫長,也并不是想要你命我當山鬼,我只是想說,這凃冥山我最熟悉,而下方禁制也與我有莫大關聯,所以……我不相信其他誰能比我更適合當這山鬼了!”

“山鬼之職,暫時會輪空,往后誰為凃冥山立下的功勞最大,誰就是這凃冥山的山鬼!至于禁制,很簡單,到時候我會讓小仙大神將你和凃冥山的禁制解除了。”我看向了肆小仙。

結果斬龍連忙擺手。連說不可。

肆小仙上下打量了一眼斬龍,然后說道:“如果我猜得沒錯,這應該是照影故形之術,道體來源便是這凃冥山,所以只要凃冥山不倒,大陣不滅,他就不會消失,無關神職。但解除了禁制,它必死無疑。”

斬龍點頭連連,目露感激之sè,我沉吟了下,說道:“你代表了凃冥山,但凃冥山未必需要你,山鬼之職還是要撤掉,你是千夫長。之前我一個打雜的靠擒住你,也升任了千夫長,他倒也對你的山鬼之職很感興趣……”

“啊!?不行呀!我斬龍又不是打不過他!只是這小子以我朋友為餌!故意引我上鉤!”斬龍憤憤然道。

“哼,輸了就是輸了,下次盡量努力便是,何故再尋理由?”我皺眉問道,斬龍眉毛垮了下來,一副委屈的表情。

這巨大的身軀恍如小山,看著就像是巨人一般,我見他在這擋路,就說道:“行了,蚩圣千夫長已經去抓你的手下納入麾下了,你若是慢一步,估計一個都剩不下了,趕緊把你的人馬召集過來,但有犯事的。都以謀反罪論處,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官銜全都降到千夫長以下,由你和蚩圣節制!”

“是!領命!”斬龍嚇了一跳。拖著傷體就飛出了外面,收編自己原來的屬下了。

讓斬龍和蚩圣收編這群叛將叛官,也是給他們累積上升通道的籌碼,這些官員以前在凃冥山里也是能吏了,給我無端罷免了職務才會想要跟斬龍抗議而已,沒想到居然現在淪落到這境地,不過在鬼道,這種情況換個鬼帝來處理。早就給滅了,我留了一線生機給他們,可算相當仁厚。

解決了斬龍和叛官的事情,我帶著肆小仙和商民他們前往清點這里的庫存,而之前抓到的守護倉庫的官員,也把入庫證明之類的冊子拿了出來,介紹起了這里的情況。

庫房足有兩三個足球場大小,因為每一個活躍星球。每一年都會進貢一部分的珍寶過來,所以積年累月下來,除了凃冥山自己進貢給大鬼皇那部分,所剩之多也極為驚人,肆小仙好幾次都出聲點出了某些珍品的來頭,并且還明示了其作用。

就算不知道她怎么去使用,不過光是想想就讓人覺得興奮了,只要有了這些東西。往后一段時間煉器所需原料都不會缺乏。

而還沒等我過目一趟,外面就有官員來報,說斬龍和蚩圣吵起來了,還準備要再度大打出手。

我皺起眉。跟隨報訊官員出了庫房。

“憑什么?認了我老大,還能再返回頭跟你?你覺得可能么?你也不問問人家愿不愿意!”蚩圣冷笑道。

斬龍身邊一位可能是事者之一的道鬼立即上去窸窸窣窣幾句,斬龍聽罷,怒道:“蚩圣!他們先投了你。這點我承認,不過那是我不在的時候,你去將他們抓到,并逼迫他們投靠你的!若是我斬龍率先找到他們。又豈有可能投你?還有,現在我確實可以問他們投靠誰,可你我同時千夫長,你卻是圣帝直系手下。他們心中向著我,卻怕我要不來他們而招來你打擊報復,因此口中肯定不敢直言!你又何必這么說!你只管把他們給我就是!反正他們以后也不會向著你!”

我不由看了一眼斬龍身邊一位同是一品的謀臣女道鬼,看來斬龍是憨直,但這位謀臣可不是省油的燈。

“有趣,良禽折木而棲,現在是心中向著你,但既是投靠了我,我定然當兄弟姐妹看待,又豈會區別對待?到時向著誰都不好說!而且,憑什么要給你?”蚩圣怒道。

“不給?不給就別怪我斬龍不客氣!”斬龍揮舞拳頭,一副馬上要出手的樣子。

“好呀。來來來,我再揍你一頓瓷實,免得你再蹦跶!”蚩圣也是毫不猶豫的將旋風棍凝練而出。

山門外,蚩圣和斬龍已經在那四目相對,而他們身后,各有一群無官銜的厲害道鬼站在身后,似乎是各自的支持者,路上已經聽說了爭執的原因在于斬龍一方。讓蚩圣一方交出部分最先認了老大的官員,因為這里面有不少是有裙帶關系的,而矛盾的原因,當然是蚩圣不屑一顧的拒絕了斬龍,并且還羞辱了對方一番。

“你們倆,想造反?”我冷哼一聲,把正氣頭上的斬龍叫了回來,而蚩圣也哼了一聲。不屑的瞅著斬龍。

“圣帝!此獠竟將我原來直系屬下擄去,我豈能善罷甘休!況且我那屬下之前也是以為我給抓了,故而未保命方才投靠了此獠!我領回也是應當!”斬龍苦著臉看我。

我皺起了眉,怒道:“斬龍!什么此獠此獠的?你是反對勢力么?他與你同屬我麾下,又是同品同職!你該如何稱呼他?說!”

斬龍一聽我動怒,頓時是縮了縮脖子,然后糾結著說道:“蚩……蚩仙官……”

“哼,看來你還知道怎么叫人!”我冷冷說道。看了一眼蚩圣手底下的道鬼,再看了一眼斬龍手下,兩位一前一后都拉攏了不少的官員,大致看了下。人員差不多也是對等的,這千夫長可算是名副其實了。

“那我這么叫他,圣帝大人,您幫我要回我那幾個直系屬下可好?”斬龍露出苦惱的表情。

我冷笑一聲,然后說道:“你那些屬下不管是否你的屬下,在你被捕后沒過多久,就投靠了另一位明主,已經算是開始了新的生涯,你還有什么好去糾結的?而且別說現在是換成了蚩圣,就是換成了誰,我也不同意將你原來下屬交給你,因為我可不清楚對方返回去,你會不會以莫名之罪加之!所以除了你們倆,你們身后已經投靠的官員,也都各自消停點,也都不許再鬧了!”

我這話也明言了很多事情,也讓這群投靠各自新老大的官員都斷絕了回去的念想,畢竟這么輕易為了活下去而投靠了蚩圣,難免也可能得罪原來的老大,大家想通這點,都不會走回頭路了,甚至會一條道跟新老大走到黑。

鬼道不同神庭,沒有那么強烈的官僚主義,還是存在不少私情在里面的,這樣的環境有好有壞,好在戰斗的時候,不容易敗而退散,壞的方面在于情感問題,往往本身就是大問題。

斬龍十分的失望,但看了自己屬下那雙不看自己的眼睛,他又有些無可奈何,而斬龍身邊那位女謀士很快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他咬咬牙,也就拱手準備告退了,我當然不能讓他就這么回去待著,讓他帶領自己手下官員把之前因為戰斗造成的各種建筑修復如初,這讓斬龍十分的垂頭喪氣。

“嘿嘿,看來還算明察秋毫,我就說這斬龍該揍!”蚩圣見我幫腔他,自然是少不了對我有點改觀,不過下一刻,他聽到我的命令就高興不起來了。

看網友對 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官僚 的精彩評論

女校橄榄球APP 曾道长免费四肖中特 福彩3d试机号走势图彩票助手软件 浙江11选5选号方法 老公出去赚钱老婆在家无聊 体彩p3软件下载 网上棋牌娱乐 羽毛球场规则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皇后成长计划2怎样赚钱 上海体彩网 杠杆炒股 pk10牛牛网站 波克棋牌2018下载 百家乐怎么玩 北京pk10计划(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