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筆下文學 > 養鬼為禍 >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餞君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餞君

放眼過去,海面波光粼粼,煙氣浩渺,并沒有特別的地方,當然,除了強烈的重力感之外,而約定的這里,真的是浩劫之劍藏身之處?我深表懷疑。

御安王并沒有出現在海面,我察覺她的氣息,發現在深海之內。方才感應到一絲一毫,看來強大的重力,讓這個水星的海水,甚至是氣息,都變得絮亂不堪,甚至這波濤蕩漾的海面,恐怕也只是一時安寧而已。

我站在了海面上,酷烈的熱風迎面吹來,而望向了天空,云層舒展,但淡淡的烏云卻正在凝聚,讓這片地方變得再不安定起來,恐怕這里和其他活躍小世界一樣,都會有各種各樣的天氣驟變,好比暴風暴雨。狂怒龍卷。

似乎感應到我已經到來,腳底深海下的氣息正快速的朝我靠近,不出幾個轉眼時間,嘩啦一聲,前方海面頓時炸開來,而御安王也來到了海面上。

我上下打量起她,她還是老樣子,面上顯露滄桑之意,而身上,是一襲御安王魔域常見的黑sè長袍。裙邊和袖子則是紫sè的,至于手上,此刻拿著一把和暴雨君行接近的黑sè長劍。

細細端詳這把劍,我發現此劍的品序,似乎也絕對不比暴雨君行差多少,而相對以恐怖見長的暴雨君行,這把劍的鍛造方向完全相反,如果把暴雨君行看做狂風暴雨,那這把劍,就如同寧靜夏夜般寂靜,甚至能讓人生出此劍是把觀賞品的錯覺。

“暴雨君行的來歷,想必大鬼皇已經從陸升那里知道了,但這把劍,恐怕大鬼皇還不知吧?”似乎發現我盯著她的劍看,老御安王露出了一抹興致。

大家都是愛劍成癡的劍仙,我對她的劍同樣抱有很強烈的認知興趣,所以我很快點頭一笑:“還請老御安王釋疑一二。”

“畢竟暴雨君行是我鍛造而出,我對它的了解,更甚于手中之劍,甚至也比你清楚些。為了不讓對比拉開,所以我確實有必要解釋下我手中的劍。”老御安王伸出手,把手中的劍凌空放在了前方:“此劍本名‘思潮’,思寂如潮,念寞如劍。此劍避劍聲,克劍意,原是我想要忘卻前情之劍,可惜,重鍛兩次后。均不能滿意,好在多年以后的如今,我終于能拋去雜念,在第三次重鑄此劍的時候,將他鍛造成了現在的樣子,現取名‘餞君行’,有送別前事之意,亦有送你入六道輪回之意,不知大鬼皇可滿意此劍寓意?”御安王問道。

我冷笑一聲:“老御安王覺得滿意,那便最好了,若非是餞君行送我入輪回,便是這把暴雨君行送閣下去轉世再生,總之,死亡亦是一種美好的解脫。”

“呵呵……這句話,我很滿意,希望大鬼皇也會喜歡這把劍。”御安王把話說完,很緩慢的把餞君行輕輕抽出,而劍光綻放的時候,一瞬間,我忽然感覺自己居然一陣失音。連原先好容易凝聚的劍意,也在陡然間往下掉,這把劍,簡直是太過強大了!

我深吸一口氣,立即啟動了護身罡罩,這時候,餞君行劍的副作用才暫時給我控制住,我不禁有些錯愕,問道:“不是需要激發劍者之極致戰意么?為何還用這把餞君行來摧毀劍意,豈不是背道而馳?”

老御安王淡淡一笑:“不入死地。焉能再生?若不能生,死又何惜?大鬼皇,老朽送你上路吧!寸草占峰多已萎,百花遙映早已凋!”

此消彼伏,我的劍意掉到了底部,而老御安王劍歌一起,周圍海面頓時翻江倒海,整個天地如同給她的戰意所攪動,變成了恐怖的魔域幻境!

我倒吸一口冷氣,避劍聲,克劍意的劍,簡直是厲害得逆天,雖然不是實體的攻擊,但往往這些jīng神攻擊,才是高手獲勝的關鍵,怪不得對方會把暴雨君行給我了,擺明了自己有更好的克制寶劍,欺負我沒其他可選擇的劍呢!

“血洗仙山片月微,數聲訣歌又不停!”我劍歌先起,而手伸出時,才從空間中拔出暴雨君行,那把劍在漆黑的空間中,如同給我抓出的一頭惡魔之手,劍發出猛烈的呼嘯聲,如同嗜人魔頭!

然而,對方的餞君行劍卻厲害無比,我這里聽得劍聲恐怖,但拔出不久,竟連劍聲都發不出來,那把餞君行已經是影響到了暴雨君行的劍聲!

“相思云來豈能見。夢落龍門寒江湖!!”御安王劍歌連綿,相對我‘啞彈’,她的聲音竟如同驚濤駭浪一般,思潮亂如濤水似的朝我拍過來,這讓我心中也不禁震驚!

我知道這老御安王是每一劍,都想要傾盡全力,畢竟這一戰在她這里,等同于求死一戰,斷無半點留情的地方,但卻沒想到會如此的厲害,所以她的劍意不斷的增強,等我開始對比之時,發現她在我前方,竟早已經變成了巨人一般的存在!

看來這一戰,我雖然不想輕敵,但還是因為聽聞陸升的描述,以及對老御安王一生的凄苦,而感到同情,以至于本能產生了抗拒,故而戰意才會給她的餞君行所影響。

“豈堪唱作清平調。多少劍仙永不歸!”生死之地,方才能激發活力,這話一點都不錯,我劍歌不停,暴雨君行一抖,下一刻,黑sè的雷暴雨頓時傾盆而下,恍如是整個天地從大浪滔天進化到了海洋風暴之中!

“傾城道!思!潮!亂!劍!!”御安王在我劍歌唱罷的同一時間,那把餞君行也爆發了駭人的聲勢,這思潮亂劍我之前和她在鬼道邊境的廢墟神仙城對過一劍,那一劍,雖然是極快的五字劍歌,但也幾乎把整個神仙城削去一半,所以我深知這思潮亂劍的可怕!

所以唯有也把自己的劍歌完全的施展而出,方才能對抗這一劍,戰意因生死臨近而蓬勃,我長劍一揮,怒吼出聲,:“不!滅!劍!歌!”

轟隆!

幾乎是同時,兩種連綿不絕的音波互相撞擊在了一起,這些繽紛雜亂的思潮亂劍,和不絕于耳的劍歌對沖,幾乎讓周圍變成一場災難!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這里的地形和外面不一樣,兩種可怕的攻擊沖撞,竟沒有引起空間爆炸,更沒有因為劍氣的互沖而炸出成堆的空間碎塊!

看來浩劫之間彌留這里,恐怕還真的不是偶然,肯定是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從這里的重力有別其他小世界,就能夠一斑窺全豹!

轟隆隆隆隆!

連續的對沖對撞下,我和老御安王都承受著對方的劍氣攻擊,甚至好幾次,我的護身罡罩都給輕易撞破,兩人互相對壘,少不了近身的對攻,而不滅劍歌和思潮亂劍,更不是簡單的原地對轟!

雙方攻勢一起,免不了兩劍交錯,在極高的速度對擊下,我們倆的劍短時間內竟碰撞了十數次,一時間火星綻放,黑氣滾滾!大家身上甚至連什么時候中劍,都不曾記住,只知道自己是如何的擊中了對方而已!

直到兩劍余波停歇,方才看到她和我的身上,竟大大小小都布面了血痕,可見剛才戰況的慘烈!

“很好,不愧是能打敗百里決的劍者,足可對得起老朽眼光,不過如果你只有這本事,那就怪不得老朽這一招就送你上路了!”老御安王冷冽一笑,隨后手輕輕抹過餞君行時,表情忽然沉凝起來,接下來,劍歌如暴雨傾來:“華髮多年哀獨變,烏山暴雨夢來頻,常聞滴水多穿石,難忘滂沱餞君行!傾城道!暴雨君行!”

看網友對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餞君 的精彩評論

女校橄榄球APP 云南11选5走势图 极速飞艇玩法技巧 山东11选5任选走势 重庆时时彩 极速快3预测 股指期货与股票涨跌 足球分析赚钱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英超为什么打不过西甲 江苏11选5复式投注 2017德甲排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 河南十一选五选胆技巧 手里有7000怎么赚钱 2017双色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