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筆下文學 > 平天策 > 第八百十七章 師徒

第八百十七章 師徒

她這笑意很令人回味。

只是蕭衍并沒有回味她此時笑意的時間,因為就在她微笑乍起時,這湖中靜院之中就又卷起了一陣風,湖中那些驚恐不敢動的鯉魚都為之一松。

因為它們所畏懼的人已經從這靜院之中消失。

蕭衍感知著她氣機消失的方向,也略微松了口氣。

他很清楚的能夠感知到她離開時的這股氣息里的歡欣和迫不及待之意,他便更加明白,這些年她其實早就已經想要出去。

但在沈約和何修行都離開這世間之后,她卻還一直停留在此處等著他的到來,這是因為她不需要得到其余任何人的理解或者諒解,但母子之間,卻不同于這世間其余人。

她得到他的準允,這是對他的足夠尊重。

與此同時,她也聽從了他的建議,不會肆意的殺很多人。

和很多年前她和沈約的約定一樣,今夜她的離開,便是母子之間的約定。

……

舊書樓里起了一陣風。

舊書樓是齊天學院的舊書樓。

這座舊書樓曾經是建康最出名和最風光的藏書樓,只是在林意當年遇到沈約時,便只是掛著建康藏書庫的牌匾,磚石之間已經荒草叢生。

正是日出時,天獻太后的身影便隨著清晨最初的曙光到來。

她背負著雙手,正對著這座舊書樓的大門,倨傲道:“我既然已經來了,你還不出來,是想我直接拆了這座舊樓?”

“我已經很老了。”舊書樓里響起了一聲嘆息。

這聲嘆息作為對她之前那句話的回應,似乎有些牛頭不對馬嘴,然而天獻太后卻是聽得懂其中的意思。

她微笑道:“只是還有用。”

舊書樓里那人一時沒有應聲。

“既然有用,就要出來見我。”天獻太后接著道:“我沒有什么耐心。”

舊書樓里一聲嘆息。

隨著這一聲幽幽的嘆息,舊書樓緊閉的門開了。

這人的確很老。

身穿黑衣。

他的頭發不只是花白,而且很稀疏,

再過幾年不死的話,或許頭發都要掉光了。

他的臉上皺紋不多,只是嘴唇卻有些內陷,那是因為他的牙齒都掉了不少。

他的身材和面容都很普通,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名很老的賬房先生,或者私塾老師。

這名老人一手扶著門,一邊抬頭靜靜的看著天獻太后,忍不住卻是搖了搖頭,道:“你的殺意如瀑,這么多年靜修,反而就像是火中添了一把干柴?”

“刀當然是越磨越鋒利,你什么時候聽說過刀會越磨越鈍的?”天獻太后眼中浮現出濃濃的嘲弄意味,“那些經書里的故事,都是說給尋常人聽的,難道配改變我的想法?”

老人認真的看著她驕傲甚至顯得狂妄的眉眼,再次搖了搖頭,道:“沈約真的已經死了。”

天獻太后笑了笑,道:“天下沒有幾個人知道,他死了,但他的老師卻還活著。”

老人看著她,感嘆道:“只是你還是不放心?”

天獻太后點了點頭,道:“我還是想試一試,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斷。”

老人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一定要用這種方法?”

“他最尊師重道,若是我要殺你,他若是活著,一定會出現。”天獻太后點了點頭,“所以我只好試著殺殺你。”

她笑了起來,“若是殺死你的時候,他依舊沒有出現,那才說明,他是真的死了。”

老人沉默了一個呼吸的時間,道:“當年何修行說的一句話沒有錯,你真的是…腦子有問題的瘋婆娘。”

天獻太后微微皺眉,道:“若是之前,我聽到這句話會生氣,只是現在,我會高興,因為我殺死你的時候,沈約沒有出現,那便說明他真的和何修行一起離開了這世間,那何修行也真的死了。”

“殺人能夠給你帶來快感嗎?”

老人的手動了動,他的手上出現了一個酒葫蘆。

他在說話的時候,這個酒葫蘆的塞子跳了起來,酒葫蘆里的酒液就像是一條活物般涌入了他的口中。

在他說完這句話的一剎那,酒葫蘆里的酒液便爭先恐后的灌入了他的腹中。

隨著酒氣的行開,這名老人的身體開始大量的出汗。

但與此同時,一股股精純而強大的氣息,便從他擴張的毛細孔之中噴涌而出。

天獻太后的眼中顯現出一絲狂熱的意味。

“殺人未必會有快感,只是我已經很多年未曾和人交手了,總會懷念那種做習慣了的事情。”她從來不是有耐心的人,也從來沒有等敵人做好一切準備之后再出手的迂腐風格,她只是還想再問一些她感興趣的問題,“那個年輕人,何修行收的弟子林意,那日來這座舊書樓的時候,你在不在這里,你有沒有見到?”

老人點了點頭,道:“在,我見了也很喜歡。”

天獻太后也點了點頭,她不再問什么,只是道:“那就讓我看看你的刀,你的南天一刀我很早就想領教了。”

老人沒有說話。

他手中那個葫蘆裂了開來。

一道刀光就此出現。

這道刀光不帶任何的風聲,但比起剛剛從云層之中躍出的那一輪旭日還要耀眼!

這道刀光出現的剎那,這名老人的身體就已經消失了。

哪怕在天獻太后的感知里,她面前的天地里,也只剩下了一道刀光,而且她身前的天地,也在隨著這一道刀光而裂開。

天獻太后的面sè迅速凝重起來。

這真的是異常強大的一刀。

她身上響起了很多奇怪的聲音,隨著這些聲音的響起,她身后的石道突然裂了開來,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刀痕。

只是她的身體沒有裂開,她依舊好好的站著。

她異常簡單的揚起右手,朝著這道還未真正落在她身上的刀光拍了過去。

一片透明的晶光在刀光之前形成。

隨著刀光的切入,這些透明的晶光被急劇的壓縮,變成了數十片彎曲的透明羽毛般的物事。

天獻太后的身體微微震動,她的眼瞳之中出現了一絲震驚的神sè。

她的左手也抬了起來,往前按了出去。

(本章完)

看網友對 第八百十七章 師徒 的精彩評論

女校橄榄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