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筆下文學 > 寒門狀元 > 第一章 桃村有雨

第一章 桃村有雨

  桃花村。

  正是春季,靡靡細雨糾纏不休。

  村如其名,村前村后各家院落以及周邊山上都開滿了粉紅sè的桃花,清晨時分,桃樹上的花瓣沾染著雨露,冷意不減,春寒依舊。

  “池塘里水滿了,雨也停了,田邊的稀泥里到處是泥鰍……”

  田野間,一個六七歲的男孩卷著褲腿,冒著細雨,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在泥濘的田野間埋首尋找著什么。

  他身旁擺著一個竹制的簍子,里邊有十幾條四處亂鉆的泥鰍,顯然,孩童這一大清早起來,便來到田野中挖泥鰍。

  不一會兒,孩童便捧著一手軟泥,小心翼翼地將泥團丟進竹簍中,繼而又開始埋頭翻找。

  “沈家小郎,怎么一大早便來田里找泥鰍?這天還下著雨呢,趕緊回去吧,不然一會兒又該被你老娘罵了……”

  田野旁的阡陌小道上,一個壯實的漢子戴著斗笠,穿著蓑衣,肩頭扛著一把鋤頭,笑呵呵地對著田里的沈溪道。

  沈溪直起身子,看了那男人一眼,提起竹簍在身前晃了晃,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齒,笑著道:“劉大叔,下雨天才好捉泥鰍呢……你瞧,我收獲可不少呢……”

  炫耀一番,沈溪也不理會那劉姓漢子,又埋頭開始認真翻起泥來。

  沈溪不是這兒的人,準確來說,沈溪并非是這個世界的人,或許用前世今生來概括他的遭遇境況比較符合。

  前世,沈溪一介孤兒,自小便知道生活的艱辛和不易,學習極為刻苦,從小學到高中連續跳級。在社會各界幫助下,沈溪在十六歲的時候便考上了國內一流學府鷺島大學,讀完博士后順利留校擔任講師,兩年后因工作出sè成為副教授,前后不到五年便成為中文系考古學教授。

  在工作期間,沈溪也曾談過幾任女友,但由于他興趣愛好廣泛,工資大多用來買了古籍、書畫以及文房四寶,沒有房子和票子傍身,幾段感情都無疾而終,后受省文物所邀請在泉州近郊指導挖掘一座新發現的古墓時,這座建于明代中期的墓穴突然坍塌,不省人事,再醒來時已經成了小孩,身在桃花村。

  正在沈溪埋頭再次尋找田壟間的洞穴時,身后那漢子又發出一陣爽朗大笑。沈溪好奇之下抬頭一看,只見不遠處一個穿著縫著補丁翠花衫、年約二十三四歲的婦女,手中拿著一把竹枝,氣沖沖地朝著田頭跑了過來,口中大聲嚷嚷:

  “你個小兔崽子,昨天剛對你說春寒料峭的不要下田,這一大清早的你就跑出來了,當老娘的話是耳旁風不成?”

  說話間,婦女已站在田邊,手執竹鞭指著沈溪:“你給老娘滾上來,看老娘不打你個憨娃……”

  “唉,沈家娘子,孩子還小,貪玩也正常,你這么嚇他,他哪里肯上來?”

  婦女見那漢子說話,冷冷地哼了一聲,也不理會,兀自叉腰,對著田里的沈溪道:“小兔崽子,有種你別上來……去年秋收的時候你被蛇咬老娘好心給你抹藥,你知道那藥多貴么?這次你再被蛇咬,看老娘管你個憨貨!”

  沈溪見她語氣火爆的樣子,當下連忙賠笑說:“娘,你別生氣,你別生氣,上次我是不小心把蛇當作了泥鰍,這才被咬,你看我現在不好好的嗎?別生氣了,你再打我,我都快被你打傻了!”

  婦女見沈溪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頓時為之氣結,揮舞手中的竹鞭,兇狠狠地道:“你個小兔崽子,是打不怕么……”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沈溪便抱著竹簍,一腳深一腳淺地走到田邊,討好地說:“娘親,你看,咱們把泥鰍擱屋里養著,晚上不就有了宵夜嗎?家里天天吃野菜,嘴巴都淡出個鳥來了……”

  沈溪的話還沒有說完,那婦女一把將他從田里拉了出來,看著沈溪渾身泥垢的樣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高高揚起手中的竹子,就要抽下去。

  沈溪哪兒能束手待斃?當下不顧身上的污泥,趁著老娘還未打下就一把抱住她,撕心裂肺地大喊:

  “啊……疼啊,疼啊娘,好疼啊,快死了,打死人啦,別打了,我知道錯了,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婦女聞言,眉宇之間兇巴巴的神sè微微一軟,不過還是將竹鞭打在沈溪的小屁股蛋上,只是力道減了八分。

  沈溪憨笑一聲,抬起頭捧著竹簍子,遞給老娘:“娘,你看,好多泥鰍,又肥又大,我……我也不是故意不聽你的話,實在是……實在是見娘你天天粗茶淡飯,這才來給您老挖泥鰍改善一下生活。”

  看著沈溪如此,婦女冷哼一聲,一把接過簍子:“是你自己想吃吧?昨天剛換的衣服,你瞧都臟成什么樣了?給老娘回去換了,以后再敢下田撒野,老娘收拾你。”

  沈溪笑嘻嘻地提著鞋子,赤足跟在她身后,有時踩到尖一些的石頭,不由呲牙咧嘴,一副疼痛的樣子。

  回到村頭三進古香古sè院子的家中,在前院的自家屋內,周氏給沈溪收拾了一下臟兮兮的衣服,見沈溪小臉微紅一副靦腆的樣子,當下臉上微微一橫:“憨貨,你羞個什么勁兒?連你都是老娘生下來的!”

  沈溪聞言連連點頭,不敢說話。

  “娘親,你可好了!”

  沈溪討好地笑著拍老娘的馬屁。

  周氏聞言一愣,隨后看著沈溪,嗤笑道:“憨娃兒,這么小便會口花花了?”

  沈溪見老娘不屑的樣子,搖了搖頭,語氣無比堅定地道:“娘,我沒有口花花,我就是覺得你好。”

  “老娘又兇又惡,哪兒好了?”

  周氏瞪了沈溪一眼,雖然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但心中卻樂開了花。

  沈溪賊笑一聲,拉著周氏的手,用哀求的語氣道:“娘,別藏著了,我都聞到了,好香好香。”

  周氏看著沈溪,忍俊不禁,隨即板著臉哼了一聲:“你又不是屬狗的,為啥鼻子這么靈呢?”

  說罷,周氏從床頭掛著的小袋子里拿出個熱乎乎的雞蛋,遞給沈溪。

  沈溪看著雞蛋,不由貪婪地咽了口口水,一把接了過來,笑著說道:“娘,你雖然喜歡打我,可打心眼兒里對我好,兒子我寬宏大量,不會記仇的……等你和爹老了,兒子養你們,吃香的喝辣的,還找一個聽話的小媳婦,供你支使。”

  周氏輕笑一聲:“憨貨,以后娶了媳婦肯定會忘了娘,看你這天生就騙人的樣,別做了陳世美才好。”

  小手感受感到雞蛋的溫熱,沈溪心中嘿嘿直笑。

  上一輩子,他自小遭人拋棄,從未體會過什么是骨肉親情,反而這個世界家中雖然貧苦,但至少有爹娘,還有叔嬸伯父。有些東西有價,而有些東西卻是無價的,這一點沈溪分得清清楚楚。

  唯一令他感到無奈的是,自己附身的身體是一個不到七歲的小屁孩,連累他每天必須裝出七歲小孩該有的樣子。

  對此,沈溪可不敢有絲毫懈怠。

  他到這個世界不到一年,對于民風民俗了解得尚不夠,說不定稍微表現得天賦異稟一些,就被人誤會鬼上身抓去浸豬籠也說不定。

  沈溪正想出門,卻被周氏一把拉住小胳膊,板著臉訓道:“在屋里吃好了再出去,別被人看到了。”

  “啊……娘,雞蛋是不是你偷來的?”沈溪看了看緊閉的房門,小聲問道。

  周氏先是一愣,隨后潑辣無比地罵道:“小兔崽子,給你找吃食你還不樂意?不吃還給老娘……”

  沈溪連忙將雞蛋在床沿上敲擊一下,快速無比地剝起蛋殼來。

  看著沈溪將剝落的蛋殼隨手丟在地上,周氏又狠狠地拍了下他的腦袋:“跟你說了多少次了,蛋殼收起來拿去喂豬……你個憨娃子,老娘再也不給你添食了,免得糟蹋好東西。”

  沈溪看著彎腰去拾地上蛋殼的周氏,眼中閃過一絲動容,連忙抓著她的手道:“娘,蛋殼不能吃。”

  “我沒吃啊,你小子耳朵是不是不好使?這東西我是拿去喂豬的,豬吃了長得飛快……”

  沈溪搖搖頭,蹲下身子,將剝了一半的雞蛋遞到周氏嘴邊,笑嘻嘻道:“娘,你也吃一口。”

  周氏聞言微微一愣,抬頭看著目光天真無邪的沈溪,正要教訓一通,卻聽沈溪繼續道:“娘,你總是騙人,上次我親眼看見你吃蛋殼了……來,你吃一口……”

  周氏抬起手,摸了摸有些發酸的鼻子,輕輕在雞蛋上咬了一小口,隨即哽咽地道:“好了,快吃。”

  沈溪見老娘如同蚊子一般叮了一口,心中感嘆一聲,不再多說,張開嘴狠狠咬上一大口,用力咀嚼起來,仿佛在發泄什么。

  “娘……你放心,以后我一定會出人頭地,讓你住最好的房子,吃最好的飯菜。”沈溪吃著蛋,語氣含糊地發下鴻鵠之志。

  周氏摸了摸沈溪的小腦袋瓜,長長出了口氣,嘴里卻嗤笑:“小娃子,就知道惹老娘,看哪天老娘不揍死你。”

  沈溪聞言嘿嘿一笑,正要說話,卻聽敲門聲響起,隨后一個女人在外邊道:“妹子,嫂子能進來么?”

  周氏連忙將地上的蛋殼往床底踢了幾腳,卻見門“吱呀”一聲打開,從外邊走進來一個比沈溪老娘年紀大上幾歲的女人。

  “呀,好香啊……原來小郎在吃雞蛋,好吃嗎?”

  沈溪舔了舔嘴唇,笑嘻嘻地說:“好吃,大伯母來找我娘親?”

  “看到雞蛋,我想起來了,家里的老母雞最近下的雞蛋數量明顯少了……妹妹這雞蛋是哪兒來的?”女人沒有理會沈溪,笑著問周氏。

  周氏聞言,淡淡地瞥了沈溪大伯母王氏一眼,冷冷道:“每天家里的雞蛋都是有定數的,要是真有缺失,母親大人恐怕早就知會各房了……這雞蛋是孩兒他爹在縣城托人送回來的。”

  王氏笑了笑,語氣有些責怪:“妹妹,我們并未分家,小叔送來雞蛋,我怎么沒見過?莫不是妹妹偷偷藏起來了?”

  周氏脾氣十分火爆,不過此時她還是收斂許多,站起身微微吸了口氣,語氣有些強硬地回答:“嫂子,你是書香世家的女兒,想必不會與妹妹計較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對吧?”

  

看網友對 第一章 桃村有雨 的精彩評論

女校橄榄球APP 河南快河南快赢481走势图 正好黑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星空斗地主官网 银河棋牌怎么样 六合特码 试机号福彩3d试机号走势图带连线图 谁玩彩票11选5任7赚钱了 360广东11选5杀号 奇人透码三期内必开 湖北十一选五 开淘宝店赚钱容易吗 网上购彩大奖 关于科创板股票涨跌幅限制 澳洲幸运5正规吗 貔喜脉动棋牌官方网站 牛牛碰视频美国网站